财新传媒
财新传媒
财新通行证
观点

北京进入减量发展时代,你做好准备了吗

2017年10月12日 15:22
T中
北京将成为全国首个进入减量发展的城市,减量发展的理念,将对北京的各级政府考核、经济发展乃至普通人的生活,产生深远的影响。生活在北京生态圈的各色物种,准备好迎接这个新时代了吗?

  【财新网】(专栏作家 唐黎明)近日,《北京城市总体规划(2016年-2035年)》正式出炉,与常规的城市总规不一样的是,新版总规的规划理念有了重大突破,并非通常意义上的单纯技术性规划,而是涵盖了空间、产业、社会、生态的综合战略规划,正如国务院的批复所示:“《总体规划》注重长远发展,注重减量集约,注重生态保护,注重多规合一,符合北京市实际情况和发展要求,对于促进首都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。”同时强调,“《总体规划》的理念、重点、方法都有新突破,对全国其他大城市有示范作用。”这意味着,其他城市未来的总体规划,也可能从单一的技术性规划,转向为综合的战略规划。

  通观整个规划方案,“疏解、协调、减量、控制、优化”等词汇频繁出现在规划文本中,结合着北京近年来疾风暴雨的疏解非首都功能,不难看出,北京已经进入了“减量发展”的新时代。

  新版总规的推出背景是北京深受城市病之苦:交通拥堵、人口膨胀、空气污染......未来的城市建设目标,不再是为了经济目的,而是为了健康发展,为了“治理大城市病,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”。通观全文,从城市定位的再明确,到城市空间布局;从资源要素的优化配置,到京津冀协同发展;从非首都功能的疏解,到南北均衡发展......总规的行文内容和谋篇布局,几乎都是以“治病救城”为主要目标。

  根据总规,北京的发展要严守“双控、三线”。“双控”一是控人口规模,到2020年,常住人口规模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,2020年以后长期稳定在这一水平;二是控土地规模,城乡建设用地规模减少到2860平方公里左右,2035年减少到2760平方公里左右。“双控”主要目的就是要守住三条红线:人口总量上限、生态控制线、城市开发边界三条红线。

  北京也将成为全国首个进入减量发展的城市,减量发展的理念,将对北京的各级政府考核、经济发展乃至普通人的生活,产生深远的影响。

  对于北京市政府各级部门而言,人口减量指标,土地集约利用,以及绿化面积等指标,将是重要的考核指标。其中,人口调控无疑是重中之重,各级政府也为此制定了诸多方法。北京市官员在记者会上也强调,要“通过疏解非首都功能,实现人随功能走、人随产业走。稳步实施常住人口积分落户制度。强化规划、土地、财政、税收、价格等政策调控作用,加强以房管人、以业控人”。今年声势浩大的“疏解整治促提升”专项行动也与人口调控密切相关。根据北京市发改委的通报,2017年上半年,北京共拆除违法建设3057万平方米,是去年同期的2.9倍;整治“开墙打洞”2.15万处,完成全年计划的1.3倍;疏解退出一般制造业企业495家,疏解提升市场131个。这实际上就是“强化规划的调控作用,加强以房控人、以业控人”的具体措施。

  与此类似的专项行动,还包括地下空间整治、群租房整治等,对于在北京讨生活的北漂一族而言,将带来不小的影响。产业的疏解意味着就业机会减少,同时租房成本提高,如果薪酬的上涨赶不上生活成本的上涨,唯一的出路就是离开北京。要离开北京的不仅仅只有北漂,还包括一些想留京的大学毕业生。2017年北京有24万大学生毕业,随着北京的落户指标不断减少,经济下行工作竞争压力加大,租房成本提高,大学生留京将更加困难,只能前往杭州成都等准一线城市。随着调控措施的加强,中产阶级也并非高枕无忧。批发市场搬迁,小店铺关停,同样会带来成本的上涨和生活不便。而土地指标收缩,意味着住房供给减少,可能加大购房成本。更重要的是,以教育控人也是一项重要的人口调控措施,这意味着非京籍儿童入学也将越来越困难。

  土地规模的控制,将对北京市及周边各圈层的房地产价格带来影响。根据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,北京周边地区土地规划的四种分类:北京四环以内地区是减量优化区,北京四环至北京六环属于存量挖潜区,北京六环至河北交界属于增量控制区;而燕郊固安等地是适度发展区;北三县将进行统一管控、统一规划、增量控制,杜绝无序发展。不同圈层的土地类别划分,将对空间上的经济形态和城市格局产生不同的影响。在四环内区域,意味着将很少有新增的住宅用地,大型项目建设也很难获得批复。对于四环到六环的区域,旧城改造和土地再利用将成为重点,腾退后的批发市场,最有可能的是作为新增绿化用地、公共服务或文体设施用地。而六环外的区域,一个重要目标是尽量实现职住均衡,一些睡城和大型居住社区周边,可能会加大产业用地的供给。如果我们把视野转向更远,北三县也不再是房地产调控的法外之地了,北京推出的各种严苛的调控政策,将在北三县产生同样的效力。

  在减量发展时代,北京各级政府除了面对人口疏解的压力以外,还将面临着经济增长的压力。虽然从全市及区县的政府工作报告以及五年规划里,都很谨慎地少提经济增长等字眼,但北京不可避免面临着发展的压力。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以来,非首都功能的疏解也成为北京的重要政治任务。到2017年,北京已经累计退出一般性制造业企业和污染企业1341家,调整疏解350家商品交易市场。新版总规也要求紧紧抓住疏解非首都功能这个牛鼻子,疏解高耗能企业、批发市场、大学院校、医院等外,还要求全方位对接支持河北雄安新区规划建设,推动中关村科技创新资源有序转移,推动部分优质公共服务资源合作。蔡奇市长也曾保证,“雄安新区需要什么,北京就给什么”。可见,北京几乎以壮士断腕的勇气,来大量疏解优质资源,帮扶河北,以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这个国家战略。

  然而,商业资源、优质企业、教育资源和医疗卫生资源,这些都是支撑城市发展的宝贵动力。当北京在不断疏解资源的同时,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尚需时日,土地指标减量意味着地方财政不能再指望土地出让金,财政压力可想而知。如何寻求新的发展动能?如何让北京的产业结构提质增效?如何快速培育小而美税收贡献高的企业?如何在疏解人口的同时保持一个良性的人口生态?疏解腾退后的土地如何再利用?等等问题,都是摆在北京各级官员面前的难题。

 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,北京的城市病也不是一天形成的,如今大刀阔斧的断臂求生,略显悲壮的同时也彰显了中央和北京市的坚定决心。然而,猛药能否治疴疾,只有时间给我们答案。有一点需要思考的是,随着北京进入减量发展时代,生活在北京生态圈的各色物种,准备好迎接这个新时代了吗?■

  作者为和君云水泉合伙人

责任编辑:张帆 | 版面编辑:张翔宇
财新私房课
好课推荐
【秒评】“现金贷”火热 监管何时加码?
推荐
财新移动
分享
取消
发送
注册
 分享成功